能渡苦厄,何不渡我。

【歌词改词】【阿喀琉斯x帕特罗克洛斯】Gay还是神的后裔

Ithiliel_林念:

人物属于荷马和他们自己,纯属恶搞,不要较真


原曲 There!Right!There!,出自音乐剧《律政俏佳人》又名Gay or European


伊利亚特背景改词,没改英文,没检查逻辑,人物各种酱油


务必与歌曲一同食用



There! Right There!


布里塞伊斯:看那儿,对就是那儿!


Look at that tan, that tinted skin.


看那晒到黄褐色恰到好处的皮肤


Look at...

“先生——邓布利多教授?

你照魔镜的时候,看见了什么?”

“Sir... professor Dumble@dore? 

What do you see when you look in the mirror?"


“我?我看见自己拿着一双厚厚的羊毛袜。”

"I? I see myself holding a pair of thick, woolen socks"


“圣诞节来了又去,我一双袜子也没有收到。人们坚持要送书给我。”

"Another Christmas has come and gone and I didn'...

【修伞】荣耀设计联盟

*草稿流

*大概只能算是人设稿了

*0521叶苏日快乐!我永远喜欢他们两个!


*小片段+人设


建筑设计师叶x服装设计师苏

 【叶修:高领深蓝色毛衣,休闲黑色长裤,黑色船袜,不穿拖鞋。

苏沐秋:浅蓝色衬衫(解开两颗扣子),宽松蝙蝠袖开叉中长毛衣,修身九分白色牛仔裤,白色船袜,拖鞋】


【房间构想。】

铺满地毯。

桌子上一个note book,一个素描本,一台笔记本,最右边摞着一沓书。

台灯是暖光的,叶修不介意亮度不够,反正苏沐秋更喜欢这种橘黄色的光线。

桌前只有一把椅子,门后靠着一把。(平时会被搬回厨房)

椅子边上一个灰色垃圾桶。

书桌侧面的地上...

【修伞】非典型校园

祝大家37 快乐!

突然脑洞临时肝文于是一点都没修……

食用愉快www


01.  苏沐秋往后一倒,把自己扔在了柔软的体操垫上,有些无奈。

这种仿佛少女漫画一般的情节他是真的没想到居然会被自己碰上。

苏沐秋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脸,有些心虚。大男人想什么少女漫画!

果然不该偷看妹妹电脑。

他向右侧过身,把头和膝盖蜷缩在一块,又愤愤的想,现在的网络小说都什么玩意简直带坏他可爱天真善良的妹妹。


02.  这是暑假前的最后一天。

屋顶上的风扇嗡嗡作响,台上班主任还在絮絮叨叨讲着作业和注意事项,教室里近乎一半...

叶卷秋花:

没有板子……

我们苏家基因好!

由木_:

此图开放转载。

因为不打TAG的原因,希望各位太太看完后都能帮忙扩一扩,谢谢,真的谢谢大家。


我的这份交代面向lofter,仅代表个人,不会放到微博上去。
微博到时也会有曦瑶圈内姑娘关于此事发布声明。


【修伞(橙)】日常三十题

我果然还是喜欢写三十题??

写出来……不存在的

哪位太太……?


1.    家长会前的打理

2.    “哥哥……们!”

3.    互换衣服

4.    新买的洗发水和沐浴露

5.    所以说床底下的小纸条是谁写的?

6.    冰箱上的便利贴

7.    难得的花钱

8.  ...

【全职】多cp向小段子合集

* ooc慎

* 超短小

*文笔是什么?能吃吗?

* bl向cp含 修伞/林方/方王/韩张/江周/双花/喻黄/高乔/双鬼/昊翔/包罗/伞黄乐(闺蜜组)

* bg向cp含 莫橙/李楚/肖戴


okay?? 

let's get started! qwq


1.      苏沐秋有些紧张的盯着叶修,双手别扭的抵在他的肩上,咬牙说道:“叶修你他妈…唔……”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上了嘴。

叶·没下限老流氓·修露出了得意的笑。

没事啊苏大大,又不是不知道...

【西湖组(??】草稿向

 *烂尾慎入

 *大概是来自西湖组的刀子??

 *不要脸的草稿流

 *时间设定2025年,吴邪 48岁,叶修 28岁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.     神之领域的野图boss刷新了

兴欣公会自然是要来抢了,但令人奇怪的是,君莫笑没有来。

按理说叶修已经退役了,这种公会活动肯定是会来参加的吧?

各大公会的人不禁加紧防备...

Rofix:

在今天的虫洞驿站,我和大家聊一聊创作。


很多读者曾经问我,如何每天都可以构思出新的想法和故事。还能继续创作多久。然而答案是,我从未操心过明天是否还有灵感,我只关注于今天可以讲一个好故事。对于第二天的星球,我没有任何准备。


这看似是创作方法的问题,但是事实上却暗含了一个关于创作的规律:一个人往往需要结束一个创意,才能开始有新的灵感。当校内网还火的时候,我发现我随手写成的科幻短篇都能进入热门推荐,例如《人生的意义》,并且在搬运到知乎上后也颇受欢迎。我自然很是惊喜,想有更有野心的创作,但发现一旦自己想把一个灵感做得足够好的时候,往往会十分谨慎。开始不敢把故事...

1/2